Navigation Menu

Something you should know about ENL cheater Dittohuang

Something you should know about ENL cheater Dittohuang

Posted by on Nov 17, 2013 in Log

Something you should know about ENL cheater Dittohuang

作者:LuoboTiX

你只可到这里,不可逾越,你狂傲的浪要到此止住。

——旧约 《约伯记》 38:11

 

NSFW warning:请注意,以下内容可能引起不适。

 

Dittohuang,可能是历史上最为恶劣的上海Enlightment玩家,逾越多项玩家守则,活跃在泛浦东地区与世界范围内多地。从第一次加入游戏后不久便开始使用伪装定位与其他作弊手段(有记录的首次作弊行为是在晚上十点飞行至浦东SWFC上空,被Fire以实证当场抓获却予以抵赖),曾违规同时使用包括ooloo(蓝)、SilverKnight(绿),Arikado(蓝)、fireattacked(绿,疑似、此号无法确认)在内的大量蓝、绿小号获取优势,伪装成其他多个玩家,在COMM内肆意侮辱攻击抵抗军玩家直至COMM被禁言。就定位作弊而言曾声称游戏官方NIA完全拿他没有办法。在长达数月的过程中该玩家不仅反复承认与抵赖作弊行为,更是污蔑其他上海抵抗军玩家涉及作弊行为。Dittohuang对于一贯积极指出其违规行为及收集作弊证据以努力制止其行为以保护游戏环境的,包括上海抵抗军玩家Fire、LuoboTiX、badzj在内的全体上海抵抗军阵营持续进行嘲讽骚扰。另一方面,上海绿军阵营从一开始为该玩家辩解,而后转为集体沉默,之后甚至局部接受该玩家,并阻止绿营新人听取抵抗军对该玩家作弊行为的举证解释。尽管绿军部分玩家也鲜明表明态度,但整体从始至终没有达成一致的,应有的阻止作弊行为共建游戏环境共识,令人失望。

QQ截图20130706134817

 

图:不可一世的Dittohuang

 

QQ截图20131124114712

 

图:Dittohuang至今仍在网站留言攻击上海抵抗军玩家

 

<!–免责声明:以下内容与上海抵抗军Resistance Shanghai无关,相关责任由作者自负,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免责声明:以下信息均来源于互联网,作者不保证内容的正确性、完整性或品质。在任何情况下,作者均不为其内容负责,包含但不限于任何内容之任何错误或遗漏,以及经由该内容而衍生之任何损失或损害。–>
<!–免责声明:访问者在接受本网站服务之前,请务必仔细阅读本条款并同意本声明。访问者访问本网站的行为以及通过各类方式利用本网站的行为,都将被视作是对以上声明全部内容的无异议的认可–>

为什么我要罗列此人生平?

1、该玩家之极端恶劣已无法以游戏本身约束。这是一个虚拟游戏,但同时也是AR(增强现实)游戏。我们必须为我们在游戏中的所作所为负责。该玩家抱着“我在游戏里横行霸道,但是出了游戏太阳照常升起”的心态,严重损害了广大玩家的游戏体验与身心健康。该玩家虽起名为’德’,却丧心病狂如入无人之境;该玩家虽具有较高学术水平与学术经历,却在游戏里充分的表现出恶毒人性。在这种情况下,继续强调“游戏内的问题游戏内解决”毫无意义。

2、下列信息均来自互联网,并未使用任何越权手段获取信息。在此不作对’隐私’的界定,如有异议请依照现行法律,并从保护自己互联网痕迹做起。

3、直到2013/11/24,该玩家虽已离开上海,却仍然在上海Ingress世界飞行并摧毁蓝军控制点,毫无悔改,嚣张跋扈不可一世。

以下信息可能存在一定误差。所涉及到的信息若非该玩家本人,请来函指出,我会在第一时间修改处理,带来的不便请谅解。

姓名:黄德天

性别:男

年龄:27,1985年生

祖籍:福建龙岩

学位:2008.06  厦门大学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 电子信息工程 获工学学士学位

2010.09.01 – 2013.06  中国科学院大学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 电路与系统 获工学博士学位

社会经历: 2010-2011 中国科学院大学长春光学精密机械与物理研究所  学生会主席

主要研究方向:图像处理算法在物联网中的应用,主要包括:视频监控网络系统、目标识别与跟踪系统、以及视频调焦系统等。

技能:Matlab/Simulink, Python

现居住地:陕西西安

曾居住地:上海金桥、上海东方路浦建路

曾用手机号:15044157076 (吉林长春)

职业经历:2013.9 – 至今华侨大学工学院讲师

 

主要ID: Dittohuang, huangdetian, huangdt

主要活跃社区:水木清华newsmth

E-mail: huangdetian@sina.com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与上海抵抗军Resistance Shanghai无关,相关责任由作者自负,本网转载出于传递更多信息和学习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免责声明:以上信息均来源于互联网,作者不保证内容的正确性、完整性或品质。在任何情况下,作者均不为其内容负责,包含但不限于任何内容之任何错误或遗漏,以及经由该内容而衍生之任何损失或损害。–>
<!–免责声明:访问者在接受本网站服务之前,请务必仔细阅读本条款并同意本声明。访问者访问本网站的行为以及通过各类方式利用本网站的行为,都将被视作是对以上声明全部内容的无异议的认可–>

 

对于Dittohuang的历史行为,部分可见其自述:http://ibicfingress.blog.163.com/blog/static/22333002020136179438767/

在我看来,任何对于其作弊行为的过度陈述都将沦为赘述,也无益于读者的身心健康。以下援引该玩家自述日志全文, 请各位访客自辨。

上海抵抗军保留对其日志的解释权。

在虚拟的世界飞翔 —————— Ingress回忆录

基本背景:
阵营:Enlightened(启蒙者,绿色阵营,将某种神秘力量作为工具的进行入侵的派系)
地区:魔都
ID:看完这篇回忆录,知道的就知道了,不知道的就不必知道了

(全文将使用真实的Ingress ID,但不会涉及任何个人隐私,游戏就是游戏,我只用游戏的方式解决问题)

初识Ingress:

Ingress是Google推出的一款基于地理位置新概念游戏,玩家需要真实的跑到某个地方才能做特定的操作,才能使游戏进行下去。正是这个新颖的概念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从它最初的宣传到游戏正式发布,我一直在关注着,并且早早地申请了内测激活码,2012年12月6日,我终于收到了激活码,正式开始了Ingress之旅

第一次登陆游戏(登陆游戏不容易,需要威劈恩或者改HOST,在此鄙视下某墙,连游戏都不放过),一切都很神秘,地图里空空如野,也不知道怎么玩,还好有个新手教程,试着做了一遍,为了收集1000xm还跑到楼外面去转了几圈,其实做完了还是只有个模糊的印象,不过基本知道得去找个po了。那个时候po超级少,做完教程地图依旧一片漆黑,好无趣啊

正好赶上快过年了,一阵忙碌,这个游戏一丢就丢了一个多月,直到春节假期前的几天,才想起来,于是利用午饭时间跑去离公司最近的一个po,完成了第一次hack,hack出来几个不知所谓的东西,不过还是很开心,毕竟开始玩了

翌日,开始关注COMM,那时候COMM里面的人也寥寥无几,偶尔有人说句话就像他乡遇故知一样,赶紧搭上,终于有两个玩家(Stevemun & Churchmice) 表示跟我很近,可以给我一些装备,最后得到了Churchmice的资助,收获了L1/L2的装备约200个,我当时还觉得怎么给我这么多,他自己不用吗?后来才知道第一这个不算多,第二他级别高了已经不需要了,好幼稚啊。。。。

有了家伙以后,顿时感觉强大了(自我YY),于是开始查找各种东西的用法以及从Intel上找找哪里会有po(公司附近的全是Church mice的po,除了hack,啥也干不了,赚不了AP),刚好过两天就要火车回家了,火车站广场有好几个呢,这就是我的第一个目标了。

第一次打po

回家那天,特意提早2个多小时过去,很快就找到了几个蓝色的po,兴冲冲的冲上去hack,每次赚100AP,几个po来回跑,跑得很来劲,有时候hack还觉得手机一震,好像被什么东西攻击了,不过那时候的xm掉得很少,攻击几下也没什么损失,只是那种被攻击的感觉还是怕怕的。记得那些po好像都是4级左右,放了几个xmp下去感觉没啥用,xm就一直掉直到变红,拼死打掉一个电池,花了几十个xmp(L1的),赚了75AP,于是赶紧走人,这太亏了。由于时间还早,我又往远点的地方走,突然发现有个蓝po居然只有一个电池了,而且电池也只有一半血了,这下可激动了,赶紧走过去站在电池上面几个xmp下去,终于搞定了,于是赶紧占满,AP迅速上升,一下子就半级了,一方面很有成就感,另一方面也觉得升级好难,这么辛苦才半级,看看后面的AP阶梯,要玩到啥时候去啊。该去赶火车了,一看流量,10M没了,一看电池,还剩30%,@#¥@!@%#¥……%#¥%

八佰伴+外滩+人民广场

过年回来后的第一个周末,闲来无事,准备再次出去打,流量是个问题,找了个家里不用的电信手机做移动AP,虽然只有120M流量,打一两次应该也够,电源呢没有买充电宝,一狠心,背上笔记本就出发了。专门选择八佰伴+外滩+人广的线路是因为这些地方蓝po很多,hack赚分赚道具,目标就是2级,整整一个下午,八佰伴转几圈,外滩转几圈,hack到reset,终于就2级了,等到人广的时候,才发现人广很多都是低级po,可hack,可打,可升级电池,那就继续吧,在人广打了几个po,发现比hack赚AP快多了,不过xmp也消耗很快,几乎要打完了。突然发现在下沉广场的地上有奇怪的东西,于是走过去一看,原来是电池和xmp,于是赶紧捡起来,一边捡一边还发现有新出现的,看样子有人在扔。也没想那么多,有人扔嘛就捡罗,结果捡了一堆2级的东西,美滋滋的,当我走到金门酒店门口的时候,有两个人过来打招呼了,问我是不是在玩Ingress,我有点意外,不过还是聊了几句,交换了ID,才知道他们也是绿军,是高级带低级,刚刚在给低级道具的时候被我捡了一些,我很不好意思的表示要还给他们,高级的兄弟说无所谓,那我就收下了。不过我已经忘记他们的ID了,后来Carson说那次就是他,我完全没有印象了,记性不好。我其实不喜欢和陌生人交流,但是这个游戏很容易造成这样,所以我后来更加注意周围的环境和人,如果有可能遇到玩家,我宁可不打或者躲起来打。你说这是个性也好毛病也罢,就这样了,没办法

升到4级

后来公司周围又出现了几个po,我也没多少时间出去玩,中午就在公司周围转转,攒够了xmp就打下一个po赚点AP,那时候还不懂得link和field的玩法和带来的好处,磨磨蹭蹭一个月,到了4级,特别是升4级的那一天,把某个po打到最后一个电池还剩一丝血,我也只剩下最后一个3级xmp,打下再布满电池就升了,打不下就只能改天了,于是我不断调整位置,争取站位到最准,最后一炮下去,我成功了,当天就4级了,哈哈

第一次飞

在此之前,我从未思考过游戏作弊的问题,直到清明节前的某一天,我无意中看到一段关于multi-hack的视频,我才知道这个游戏有漏洞,可以作弊的,这个并不奇怪,游戏还是测试版,需要申请激活码,这样的漏洞对于一个网游来说太平常了。不过通过这段视频的相关视频,我看到了关于模拟GPS的视频。模拟GPS在Android系统里面是一种开发工具,在正式卖的产品里面依然保留了这个功能。这样看来,似乎用模拟的GPS位置来欺骗游戏是可行的。于是我打算试试看,按照视频里面的方法,我试了Location Spoof,发现根本就不行嘛,游戏会提示你已打开模拟GPS,必须关闭才可以继续游戏。但是人家怎么就可以呢?后来才发现人家用的是FakeGPS,而且是root过后拷入系统目录才行,这种事情对于我来说太小菜了,继续试验,结果真的可以了,游戏不再提示,我坐在家里已经去了某个地方,并且还hack出了道具。这个东西彻底毁掉了游戏的新概念,这么大的漏洞肯定会有人利用的,如果Google不彻底解决这个问题,这个游戏就完蛋了。以我以往玩游戏的经验,游戏都是终结于作弊工具的,这次看来也逃不了

进一步测试飞行能力

第二天晚上又觉得这个模拟GPS很好玩,还想再试试,于是在地图上找了一个link/field多但级别不高的点,想打下来试试看,结果还真被我打下来了,一下赚了几千AP,好过瘾啊。那时候也不知道有IITC,而且游戏中只记录你占了某个po,所以没顾忌的打了两个,还是分两天晚上打的,一个是长寿公园的,一个是滨江公园的,都是很多link/field的,帮我从4级向5级迈了两大步。由于装备太少,不可能连续打,所以只挑最划算的po来打。另外,有天晚上还在静安雕塑公园hack了一圈,hack完了,还意外发现旁边一个空白区域有人扔了很多4/5级装备,那简直是喜出望外,全数捡起,大约几百个,那时候真是觉得弹药殷实指哪打哪了

被人质疑

我承认,作弊方法是一种毒品,确实很吸引你去获取更多的利益,某天午饭后,我又拿起了武器,对着八佰伴一个link超多的po下手了,这一击帮我拿了一大笔AP。接下来就有人在COMM里面质疑了,质疑我的是一个叫Fire的蓝军,旁边还有人起哄。Fire说话很直接,让我承认我在飞,否则就举报。说实话,我自己肯定是心虚的,但是他给我的选择等于没选择,承认就是证据,一样会被举报,而且我仔细想了一下,觉得这个事情他是没有证据的,只是觉得我动了他的奶酪,所以才质疑我,至于面基,我只要一句话我走了就完事,八佰伴那种高楼林立的地方找不到人很正常么,而且他那种高傲的态度让我很受不了,于是我决定否认,坚决否认。当然,他以及其他几个蓝军不依不饶,一直在和我争论我到底在不在现场,甚至还有谩骂,这更显然,他们没有证据,只是怀疑,他们怀疑的理由更让我不解,那就是我只打那一个po就不打了,他们认为玩家应该把周围一圈都打掉才正常,我不打更多只是因为弹药不够,跟飞无关

我就喜欢这么打

当天晚上我打算继续只打一个po,我找了一个link很多的po,就是环球金融中心那个,最高好像有7级电池,满血,Fire是Owner。于是开打,打的过程中他发现了,一直在远程充电,我站准位置挨个打过来,虽然我只有4级,但是那个年代的po很脆弱,盾就是一摆设,虽然Fire也一直在充电,但是还是被我啃下来了,毕竟手里有粮心里不慌嘛。他很生气,开始是让我说出那个po周围的环境,说那是他工作的地方,还自己宣称自己是Google的员工,就在那栋楼工作,对周围环境很熟悉,这地方我还真没去过,于是利用卫星地图观察,发现还是能看出来的,加上GPS本来就不稳定,说得过去,然后,他就要去面基了,说家就住附近,骑车5分钟就可以到,让我等着。送上门的乐子不可能不耍,那我就让他来吧,过了几分钟他真的到了,然后就开始叫嚣没看见任何人,我说我懒得等了,已经走了,他就说要拍照片作为证据,估计晚上太黑了,他手呢也一直在发抖(可能气的吧),拍了张只能看见一辆白色自行车和完全看不清字的手机屏幕,这个就是他所谓的证据,要拿去举报了,于是又是一番争吵,吵到很晚,但我很兴奋,就是耍你了,难道你还不明白?Google员工在玩这个游戏的时候就能那么自视清高可以当自己是上帝么?

亲身挑衅

第二天刚好是周末,接着前一天晚上的火,我准备亲身去挑衅Fire的po,看看他如何分辨飞与不飞。下午我从陆家嘴开始打起,一路走过来,顺利到了5级。我最主要的目标就是浦城路上的黔香阁了,那个是Fire的一个固定点,7级已经很久了,准备挑战下。走到黔香阁已经5点多了,我观望四下无人,于是开始轰,黔香阁那个点有一半在楼里面,不是很容易打到,但为了出口气,我不惜成本的打了很久,终于搞定了。这时候Fire果然又在COMM里面叫开了,这次是完全没证据,直接说我又飞去打了。由于他人当时在杭州,无法面基,只能开喷了。这次我是绝对的心理优势,跟他吵,跟他解释,告诉他我捡了几百个道具,所以突然活跃了之类的,旁边起哄的蓝人觉得不可能有傻子扔几百个道具的,我问Fire是否从来没飞过没用过多账号,他矢口否认飞过,小号他承认了,用小号和飞不都是不允许的吗?为什么就被这样区别对待了呢?总之不管我怎么不认,不管我怎么质疑他们空口无凭,似乎都没什么用了,他们已经把我定位了,让全上海的玩家也都这么给我定性了,我没有任何反驳的机会了,那我还有啥可顾虑的呢?(如果当时大家不死命纠缠非要我承认什么,如果能半斤八两的对待飞和小号,可能就没后面的故事了)

新版本的出现

没过几天,游戏版本更新了,这次更新带来的一个重大改进就是在定位的时候加入了某种模糊算法,使得模拟出来的GPS位置会被认为是Location inaccuracy(位置不精确),屏幕一片雪花,什么也干不了,使用FakeGPS的话,需要不断的挪动地图更新位置,才能偶尔被定位一次,而且定住的位置往往都不是你设置的位置,而是有一定偏离的地方,这样使得hack都难以找准位置了,更别说打po了,虽然我不断的用各种方法摸规律,可是,定位率还是很低,差不多改变10次位置能定住一次,还不是我想要的位置。对于游戏来说,这确实是个好事,这样可以大大降低飞的可能,不过还是有可能,Google还是没根本杜绝这个问题

被逼出来的小号

既然Fire那么坚决的认为他又足够的证据举报我,还扬言2个月后我这个账号就不存在了,而且他又是Google员工,那我真的不得不为自己盘算一下了,到底怎么办?会不会被封号?到底要怎么继续玩?我也苦闷了两天,毕竟还是心虚。后来我决定开小号来存放装备,以防突然有一天被封了,只要装备还在,就有东山再起的一天。就这样,我去申请了小号。那段时间好像服务器那边出了什么问题,填过邀请码申请之后什么都没收到居然可以直接进游戏,省去了等待邀请码的时间,天助我也。既然是小号,不如来个蓝号,既可以间谍一下蓝军内部的情况,又可以偶尔飞飞,看看他们对待蓝飞是什么态度,于是一个蓝号附带一个新申请的QQ出现了,还在wanx的再三盛情邀请下加入了他们的QQ群,正好可以看看他们到底在干什么

NIA的警告

果不其然,2周后,我收到了来自NIA的警告,警告看似套话,意思就是说怀疑我模拟GPS,已经把我加入了监控列表里,希望我能遵守游戏规则。这个时候我倒是很想试探一下NIA或者说Google的处事方式,到底是像外企般的用数据说话呢还是像国企般的说你错你就错了。于是我回了邮件,大意是说如果你们有足够的证据证明我在模拟GPS,那么即使删号也无话可说,如果拿不出切实的数据而仅仅只是因为有人(特别还是个Google员工)举报我就来警告我的话,那我绝对不会接受。措辞很强硬,结果换来了无声应对,NIA直到现在也没有回复我那封邮件,我只能猜测他们手里确实没有有力的数据,无法回答我了

从5级到7级

我也清楚模拟GPS确实有失公平,我也认为这款游戏给我带来的好处是可以让我每天午饭后去锻炼一下身体,再加上新的版本也很难飞起来,所以我开始抱着锻炼身体的信念继续我的升级,每天中午吃完饭就到公司周围打一圈,慢慢娱乐,1~2w的AP就很好了,加上蓝村路不知道谁申请了11个超密集的po,还没人常驻,那就成了我的练功后花园,我经常利用晚上睡觉前的时间跑过去打掉再Link(当然key主要是靠两个号飞去挖的),经验也刷刷的,蓝村路一次就有5w的经验,没多久就到7级了。这段时间虽然也和Fire等人在COMM里面发生口角,但多数都是互喷一下就算了,蓝军有些人实在脏字连篇,反正我不习惯用这种方式去对抗,但是我也是字字犀利,针针见血,气势绝对不输。而蓝军的头目Fire宣称我毫无逻辑,不想跟我再说话,发出了警告,让我不得@他,同时再次举报我,这次举报的原因是@他了,这个确实有证据,抓段对话就好了,于是我又收到了一封警告信

小号风波

本来这个小蓝号只是用来探察敌情的,QQ群里面也不说话,但是有一天,由于我的操作失误,这个蓝号被暴露了,那天晚上我开着两个浏览器,一蓝一绿在看军情,有蓝人跟我又吵起来了,我一时激动,没看清窗口,直接在蓝号里面接话了,这一出就暴露了,我知道解释也没什么用,还是原来的方法,不留证据,不被NIA追查就好了,当然我也毫无悬念的被踢出了QQ群,失去了一种探察手段。其实探察也没什么东西,最多就是知道几个passcode(后期根本无所谓这种小奖励),再就是知道蓝军在哪里接头交换装备,可以飞过去悄悄抢几个,这里爆料一下,我抢过wanx,Fire,wyest三个人的东西,都是大户,他们不在乎,其中wyest给我留下的一堆key为后来的故事也奠定了基础

LitKal的笑话

有一天有个叫LitKai的蓝新人报到,正好被我撞见,wanx强烈要求他加入QQ,我看他没什么反应,就用上次那个QQ冒充去了,故意用原来的QQ其实是为了找乐子,而不是真的防止他们发现。结果还真的通过了,这次我就模仿新人说话了,除了打招呼,还被问经常活动的区域,我就瞎掰了,顺口说了个徐家汇,本来还聊的可以,哪知道LitKal在COMM里面直接来了句我常活动在虹桥机场附近。这一下,大家就知道这个QQ是冒充的了,然后一查记录就发现原来是我的小号,于是气急败坏的把我踢了,同时呢,XIE大仙就在COMM里面攻击LitKal了,说你们虹桥机场飞机很多吧,你开飞机很厉害吧之类的,把LitKal搞得莫名其妙,回了句在虹桥机场工作就一定要开飞机吗?我简直笑喷了,只是觉得有点对不起LitKal这个新人,这个笑话真是经典啊,直到后来很久他们才搞清楚LitKal真是新人,不是我的小号

寻找新的乐趣

7级以后,到8级的路太漫长了,而且升到7级,基本想打掉的po都能打掉,自己一个人也能建起5级po,和8级的区别似乎没有那么大,那么游戏的乐趣怎么再继续呢?作为一个爱折腾的人,我又开始想游戏到底游戏是如何判定GPS位置的,如何才能快速定位指哪飞哪呢?hack装备确实还是需要多去找高级po的,公司和家周围的po最多就5级,也不够供应了,不像蓝军,需要装备直接去Fire那里领就好了,感觉就像取之不尽用之不竭一样,不知道他如何能搞到这么多装备,我没有证据,只能猜测。那么我也要有我自己的经济来源,这个很重要

研究技术飞

使用FakeGPS的时候,需要从状态栏里面点开FakeGPS界面,然后调整位置,再设定,然后就自动回到游戏界面,然后还经常是雪花屏幕,还得再来调整一次,这样的操作又复杂又慢,显然,不断改变位置是可以改变游戏对位置数据的判断的,如果我有一种简单的方法能不断改变位置数据,是不是会好很多呢?一个最简单的想法就是如果能用电脑键盘的上下左右来控制GPS的位置,使得挪动就像玩普通游戏那样,那就很爽了。第一个要解决的问题就是FakeGPS如何接收指令,经过搜索发现,它的Pro版本提供了和Tasker的接口,可以通过Tasker输入坐标位置来改变GPS位置,于是很快找到了Pro版本,并且和Tasker试了一下,果然可用。那么第二个问题就到Tasker这边了,如何能让Tasker接收新的坐标呢?Tasker可谓Android的神器,这种事情不是太难,我想的办法是通过读取某个文件里面的值来作为新的坐标,Tasker可以监控某个文件是否发生改变,一旦改变就去读里面的坐标值,这个也很快试验成功,目前已经可以做到修改一个文件内的数据来移动GPS了。后面的步骤就顺理成章了,通过ADB调试接口从电脑上修改文件内容,然后通过一段Python脚本来接收方向键按键,然后给文件里面存的当前坐标值加减偏移量,就这样,一套靠键盘控制GPS移动的方案就出台了。最初设置的移动量为0.00005,用键盘来回移动个几次以后很快就能定位了,而且定位很准确,毕竟是数字定位。后来由于0.00005的移动量移动太慢,又增加了0.0001和0.0002两种移动量,用于快速大步移动,这样下来,这套工具就很方便了,先用FakeGPS大致找个位置,然后输入初始位置,就可以用键盘在附近范围内快速移动和定位了,很有成就感的说。但是我只用这个方法hack些道具,并没有到处去打po占po,毕竟到处乱打就太破坏游戏了

半夜飞人

有天早上醒来,我发现家里附近的两个点有被攻击过的记录,一个是位于东方路浦建路路口的单po,一个是蓝村路的po群,从记录中看到,这两个部分是在半夜1点多的时候,一分钟内同时被badzj攻击的,以我对这两部分的熟悉程度,我几乎迅速就可以判断badzj是飞着打的,badzj是蓝军中有一定地位的8级玩家,平时说话也算客气,我对他并没有特别的偏见,不过他刚好做出这种事情,那可是一个驳倒蓝军所谓的自律严格的好机会啊。于是我大清早就打开电脑,截屏记录了下来,简单来说有两个问题,一个是这两个po直线相距约406米,正常道路距离是800米汽车道加100米人行道(不可能走车的那种),一分钟之内攻击这两个点就算无视红绿灯,也不是太可能,光走路100米都要1分钟呢,第二点是蓝村路的po群里面最先被攻击到的是中间的po而非边缘的po,只有站在中间才能做到这一点。在我截屏并发布在COMM里面质疑的时候,badzj一句话不说,我可以当他没空进游戏,其他蓝军倒是很热心,帮他做各种推测和解释,但是显然这些人都没去过那块地方,解释的都不合理也没底气,一整天下来,badzj还是不出现,直到晚上9点多,他终于又攻击了一下东方路浦建路的那个po,虽然其它人看不见,但我这边是有提醒的,显然他出现了。于是我为了试试他,立即飞到他家,开始打他的床po,一个连了很多link的带盾的po,看看他到底在家不,看看他忍得住不防守不。这是我做出飞行工具以来第一次飞着打po,一开炮,迅速感觉有人充电,应该是不止一个人充电,还有其他人在COMM里面大骂,我无暇顾及,尽快解决,但是4vr确实难打,吃了很多cube,用了很多xmp,我也看不出他有没有补盾,除非他补电池。打了快半小时,po也差不多了,他也终于开始补电池了,半个小时差不多可以从东方路到他家了,但我后来查了其实不用这么久,估计他害怕露馅,故意拖久了点。最后我只能以一个病毒结束战斗。战斗结束后,他还是不说话,也不指责说现场没有看见我,就是死活不说话的那种,如果你不是心虚,需要这样屏住吗?一直吵到12点,也没什么结果,我只能去睡了,第二天看COMM记录,看蓝Faction记录,发现badzj在大家都不说话以后来了句“我懒得跟这种人说话”,多么明显的心虚啊。后来我又把这个证据提交给上海的某个自律委员会,只有几个绿军说确实可疑,会调查一下,而蓝军的Fire很肯定的说,badzj大家都认识,相信他的人品,所以这个肯定不是飞,就完事了。我自己也飞,我不是觉得我有多高尚或者badzj有多卑劣,只是我们同样是一个NIA定义下的cheater,而Fire以抓飞管理员自居却用完全不同的态度来对待同样的行为,更别提他自己的小号也是cheater这个事了,由此我得出的结论是,很多人崇拜的Fire真的只是道貌岸然

第二次被NIA警告不要@某人

在讨论badzj这个事情上,不可避免的和Fire再次言语交锋,虽然他一直避开@我,但我觉得我只是跟他争论,并非给他发垃圾信息或者辱骂他,所以继续@他,这成为了他第二次举报我@他的证据,就这样我收到了第二封因为@的警告信,还是接着上一封信发出来的。这次我依旧不依不饶,我不觉得我在这个问题上有什么错,于是给NIA回信,这次他们居然回复我了,大致是这样的:

我:我不清楚谁不希望被我@(这个NIA从头到尾没提过,Fire是我猜测的,不过我有9成把握),在两军的冲突对话中,我没有辱骂过任何人,请告诉我到底是谁我不能@,也请你们警告他不要@我,如果你们不懂中文,麻烦去找个人翻译一下,理解一下冲突的内容,虽然一些蓝军辱骂我,但我从来没有用同样的方式去还击,你们对我有这样的偏见难道是因为Fire是Google员工吗?我希望你们给我一个公平的解释
NIA:看起来你和其它玩家在COMM里面有一些超出范围的来回对抗,不幸的是有些话语似乎是针对所有玩家的,目前最后的解决方法就是不要使用COMM,这样就没有机会和别人发生冲突了
我:所以你就是建议我不要用COMM?那么我有两个问题:1. 如果对手质疑我飞,非要让我拿出在场证明,如果不回复就举报我,那我怎么办?2. 我不认为我说过什么针对所有玩家的话,相反,蓝军的某些玩家经常称呼绿军为绿狗,这种行为比我恶劣多了,请你告诉我,到底那句话我不该说?
我:(两天之后还没有得到回复)为什么不回答我?你回答不了我的问题吗?如果是这样,你就不应该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警告我,你应该向我道歉,另外,我只是需要一个公平的答案,并不是乞求你保留我的账号,如果Google采用这样霸道的态度来对待玩家,那游戏离结束就不远了
NIA:(一周以后)如果其他玩家在COMM里面指责你作弊或者使用其他不当的语言,你不要参与,你可以举报给我们
我:那就这样吧,谢谢

被小飞机骚扰

自从揭发了badzj的事情后,我就发现有小蓝飞机来我家附近的po骚扰,说小也不小,其实也有6级了,这个蓝号叫YourMommy,行为太露骨,一个是只打我的po,一个是这名字一听就混蛋,还有就是毫无顾忌的飞,根本不怕有记录,我每起一次就打一次,虽然我不是很担心,还可以帮我刷分,就是好奇这个人到底是谁指使的?Fire?Badzj?还是其它高级黑?故意黑他俩人?开始这个小号还只是打,不放电池,根本就看不出来,后来通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发现它开始放电池和做link了,link的po大多有badzj的电池,所以他是badzj的小号可能性很大,但是小号这个东西是很难有证据的,只能猜测,再不爽就以牙还牙,反正我晚上也飞行模式,基本对我没影响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到了这个阶段,更多的对抗在所难免,我不是一个喜欢缩头的人,游戏嘛,刚好乐趣也不够了,要玩就玩到底。

首先需要改进的是GPS移动技术,目前的GPS移动工具必须手工输入一个起始坐标,然后才能移动,如果需要移动较远,又得重新设置其实坐标,这个很麻烦,能否自动检测当前位置来作为其实坐标呢?于是在Ingress的数据文件里面找,终于找到一个xml文件记录了最后的位置,于是又写了一段程序把这个xml拿出来解析开得到当前坐标,这样每次就不用输入坐标了,飞到哪里,就从哪里开始游动,非常方便

第二个要改进的就是hack技术,由于hack是没有记录的,所以去哪里hack都神不知鬼不觉,作为绿军,当然是去闵大荒了,傻子都知道。闵大荒的po随多,可是地方也够大,po不是很密集,选择一个位置后最多也就能hack两三个po,然后又要移动,靠之前的移动工具还是太慢,能否直接跳到想要的点去呢?当然是可以的,写个程序,从一个编辑好的文件里面读出要跳的坐标,挨个跳,还可以来回跳,这样就快多了,而且那么多po,hack一圈以后,第一个po早已超过5分钟的冷却期,于是可以不间断hack,直到全部reset。有了这个东西,道具真是源源不断,当然也要感谢闵大荒的绿军建po啦

第三个问题,道具太多怎么办?当然是要转移和吃掉啦,天煞的NIA居然不给提供一个批量处理道具的功能,估计就是怕这种大量倒卖军火的行为,那么怎么办?自己来啦,利用android里面的sendevent模拟人的操作来丢/捡/吃道具,然后写个脚本重复执行N次就搞定,由于是飞过去的,GPS位置非常固定不会飘,所以捡道具不用到处找,只要一个点操作就OK了

第四个问题,到底Google服务器的算法是怎样的,底线在哪里?经过测试,Google服务器只会记录你某些操作的位置数据,有些行为是不记录数据的,最主要就是吸xm,其它操作则会记录并且对比你上次操作的点的位置,如果两个点距离和时间的比超出了某种阈值(就是移动太快),那么这些操作就无法进行,直到你等够时间,才可以继续操作,而且这个距离是按直线距离计算的,跟道路无关,如果对这些操作点进行跟踪和分析,应该可以判断出正常行为和模拟GPS行为,但目前Google没有这么做,所以可以放心的用。至于吸xm,没有距离和时间的限制,换句话说,你可以在一个地方打po,打到没血了,跳到很远的另外一个地方去吸xm,吸满了再回来打,这样就可以大大节约cube了。(什么地方肯定有足够的xm呢?当然是八佰伴Fire家的床po啦,有不少圈圈都是我吸干的,嘻嘻)

有了这些利器,我还有什么怕的?另外之前不是提到定位比较困难吗?我某一天偶然发现一个小窍门,可以极速定位,而且想定哪一点就定哪一点,这个小技巧就不公开了,毕竟我写这个帖子的目的不是教人技术飞,和那个“无节操”版本的目的还是不同的,不过那个无节操版本在我看来还是挺有节操的啦

导火索

不知不觉,公司周围转转+蓝村路,我也慢慢接近8级了,其实我还是无所谓的态度,8级真的没那么大意义。有一天,我现实中的一个朋友来我公司附近了,她是经我介绍开始玩这个游戏的,这里我叫她agent6,一个可爱又直率的女生,她和很多绿军一起活动过几次,级别也上升很快,最终比我先到8级,但是那天之前,我让她不要告诉任何人她认识我,是我怕我的一些事情会影响她在其它玩家中的形象或者被其他玩家揪着问东问西。那天我突然发现她在我公司附近的po打,我想给她来个突然面基,然后就顺着她的轨迹去找她,她也跑得够快的,我一路追了几个po,才追上她,她突然见到我出现了,也很意外,不过既然是老朋友,当然要寒暄寒暄,接着她提议一起把周围的几个高级蓝po一起清了,我说这样人家就知道我们认识了,她很直率的说无所谓,游戏大不了不玩了,朋友不能不做,我听到这话还担心什么呢,于是两个人火速搞定几个高级蓝po,还一起建了6级po,但是正巧那天也有Stevemun等几个绿人约好来这边起7级po,虽然我和agent6并没有撞到其它人,但是从IITC里面看,他们就是和我一起建了一片7级po,于是引来了Fire为首的蓝人的叫嚣,他们单纯的通过IITC的记录,就狂喷那几个绿人跟我这个飞人一起合作,当然也喷我的朋友agent6,尽管agent6和Stevemun他们不断解释当时的情况,蓝军喷子根本就无视,agent6一个小女子被一帮所谓的大神/前辈/汉子围喷了几个小时,这下我就真火了,这完全是无中生有,我们只是碰巧在一起了,凭什么要去喷别人,而且还是一帮人对一个小女子。于是我掺和进去又是一顿对吵,我发现这几个蓝军已经完全不讲证据不讲道理了,只是凭感觉就开始喷,而且不分游戏和现实,我决定要教训他们,让他们也吃点苦头

虚实结合

我打击目标当然是Fire为首的八佰伴陆家嘴地区了。1. 有一天突然发现Fire在金桥商业广场有个po,连了好多link到八佰伴,那地方我熟悉,找了个合适的时间点,飞过去轻松搞定;2. 有一天真的有事去环球金融中心了,也就是Fire上班的地方,8级po加MH,这种轰下来很有成就感的啦,而且还是上班时间,Fire应该也在的,于是探查了一下地形,发现那边还是很好打的,,特别对于已经8级的我来说,而且楼那么大,随便躲个地方,见不到人太正常了,我完全是不惜成本的用8级xmp和PC,连续不断的轰,他不断补电池也是无济于事的,轰掉一轮,等他布满,接着轰,估计他那天没能好好上班了,而且我之前一直隐藏8级的身份,那天我终于插出了第一个8级电池,就插在Fire上班的地方;3. COMM里面的喷人专家LuoboTix的据点离我公司不远,但是我不想碰到他,特意等他某天不在公司的时候,跑过去把他的小农场全部轰掉,舒坦;4. badzj家里就不用说了,只要link一拉起来,直接灭掉,对他就不用跑过去这么客气了;5. 某天坐车路过八佰伴,刚好在Fire家楼下等红灯,直接狂扔8级xmp,一轰一大片,然后就绿灯了,就跑了,几个蓝军在COMM里面哇哇叫面基,我问他要不要看出租车票的时候,他不说话了

圈八佰伴

有一天我突然得到启发,如果用蓝field把八佰伴框住,那么八佰伴的那么多po就没法link了,就成了鸡肋,这个方法不错,于是派出小号,拿出珍藏多年的wyest送的key,开始了围剿八佰伴的行动,八佰伴一直被我笼罩在蓝色迷雾里,那片区域本来就没多少绿军过去拆,蓝军如果不用病毒,基本解不了,病毒又实在比较缺不舍得,如果用绿小号,那还得级别高点的绿小号才打得动,而且还暴露小号了。这招一出,Fire和其它八佰伴混的蓝军真的跳脚了。虽然他们也用过几次病毒来解围,可是病毒怎会比key多,而且圈住的方法多种多样,反正就是不让你清爽。听人说,有天下午Fire气得要跳起来了,一圈人没拉住,这是我乐意看到的,哈哈

露出獠牙

我的报复行动确实把Fire惹急了,惹到他做出了不理智的行为,某天晚上,我的小号在蓝Faction里面炫耀八佰伴的field,他终于忍不住了,在Faction里面爆了我很多个人信息,有些是网上可以搜出来的,有些我还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搞出来的,难道是Google员工的特权么?这个只是猜测。我当然火大,不过我很快就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努力挑他的话,让他留下更多的侵犯隐私的证据,然后截图保存,回到大号在ALL里面公然指责他的无耻行为。这种情况下,我理直气壮的再次@他,都这个地步了,我还怕什么呢?开始他不出声,后来也忍不住了,就和我对吵起来。这种事情在上海甚至是中国可能都是第一次发生,而且还是发生在一个鼎鼎有名的Google员工玩家身上,我有理由相信每一位玩家都鄙视这种用隐私威胁对手的行为,从头到尾吵了几个小时,几乎没有蓝军出来帮腔,绿军当然更加没有,可见,无论从什么角度来说,他的做法是站不住脚的,是没人支持的。我有理由相信,他爆这些信息的目的是为了让我害怕,让我收手,我只能说他太愚蠢了,他碰到了一个心理足够强大的人,不但没能击倒我,还把自己的名望毁于一旦。能踏进Google的人智商肯定很高,但是情商咋就那么低呢?看来老天是公平的。后来我听到几种评价:“作为一个谷歌员工,不去想技术的手段防止飞机,采用这种方式实在太过了”, “这种事情。。不阻止,大家的隐私都没安全”, “你不能这样人身攻击。游戏里的事情得用游戏里的办法去解决”, “人家挑衅是人家的事情,自己做的事情还得自己承担后果”, “fire就是个有勇无谋的”,“从截图里fire说的话就知道他是什么样的人了”。不用我多说,他太认真他真的先输了。之前那么多冲突我从来没有举报过,这次,我是真的举报了,这是必须的

我只需要一个公平的理由

几天过去了,八佰伴一直被我的小号圈着,我是一个很执着的人,只要小号还在,只要我还有空,我就跟他周旋到底,虽然他们不得不派出了小绿飞机Massacre来解围,但解得了一时,却解不了这段干戈。有天早上,我收到了来自NIA的邮件,说我的大号被暂时封了,理由可能你们能想到可能你们也想不到,那就是我第三次@了Fire,信里面明确说,如果想解封,只要回email承诺不再违反游戏规定即可。但这是我想要的吗?这符合我的性格和原则吗?NO,我根本就不在乎这个账号,因为已经满级,也已经被人肉,但是我得向NIA讨个说法,为什么我在被人爆隐私的时候依然不能反驳?为什么不是他违反规定而被封号?难道真的是因为Google员工的身份?我不相信不作恶的Google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我没有按照NIA的要求回邮件,而是反问了他很多问题,一直等他们的答复。我想要的是一个公平的说法,而不是一个游戏账号。再我的再次email追问下,NIA终于做出了回应,来回的邮件如下:

NIA:我们再次发现你在COMM里骚扰其它玩家,你应该知道这违反了Ingress的规定,所以我们决定暂停你的账号,如果你觉得受到其它玩家的人身(物理)攻击,请联系当地的警察而非在COMM里面和这些玩家争吵,如果你想恢复你的账号,请你回复这封邮件,明确表示:我将遵守Ingress的规则和公约,一旦你做了,我们将恢复你的账号
我:我不明白你说的在COMM里面骚扰其它玩家到底是指什么事情。你能否告诉我到底那句话我不应该说?很多蓝军玩家在COMM里面用语言攻击我,甚至连我的个人隐私都被Fire玩家搜出来并公开,为什么我不能和他们争辩?我从未对其他任何玩家说过粗话,如果你觉得有,请指出来!另外,那么多玩家辱骂我,你为什么不暂停他们的账号呢?你为什么认为只有我这一方是违反Ingress规则的呢?请你给我一个公平的理由。另外,几天前,我曾报告过Fire在游戏中散布我的隐私信息,你们为什么没有任何回应?我认为他的行为不但违反了Ingress规则和公约,甚至触犯的了法律!
我:(两天后)你们怎么不回答我?为什么你们认为是我而不是Fire违反了Ingress规则?难道他散布我的隐私信息我还不能@他一下?
NIA:就像我们以前提到过的,如果你觉得收到了人身(物理)攻击,请联系当地警察解决。而且COMM里面的消息通常很快就卷上去了,所以你的个人信息不会被人看见,你的账号已恢复,但不希望再发生这类事情
我:我玩游戏的时候没有受到任何人身(物理)攻击,我只是觉得我的个人信息被Fire散布并且被很多玩家看到。如果你们觉得因为COMM的信息卷得很快所以这个不算个事的话,那我只能说这是你们的态度,你们对一个玩家的态度,或者说是Google对用户的态度。在我印象中,Google是非常重视用户的个人隐私的,但是现在,你们的所作所为破坏了这个印象,希望你们能用这样的态度赢得更多的用户。感谢你恢复了我的账号,但我觉得它已经死了

后记

NIA的态度改变了我对游戏的看法,让我明白原来Googler真的和普通玩家不同,这个游戏将会成为我一个人的游戏,不需要对抗,不需要也不能理会任何人,我行我素的游走在世界的各个角落。只有我的小号在我的乐趣还没有完全消退之前会继续圈圈八佰伴。对于我来说,这个新概念游戏该体验的都体验了,除了这个基于地理位置的新概念外,这个游戏的设计、平衡以及运营方面真的很糟糕的。如果NIA一直不从技术上解决模拟GPS的问题,以我目前掌握的技术飞的能力和我目前的物质储备来算,要再来一个8级号顶多最多半个月,要再来一个圈八佰伴的小号只需要半天。不过我还是希望它能做好一点,到时候我可能会回来,会以大家完全不认识的方式悄悄的回来。。。(也许是入侵的bot?我也不知道)

关于飞:如果你能看到这里,说明你不完全认为我只是一个捣乱的飞机。飞这个问题需要NIA当作最高优先级的事来解决才对,否则这个游戏就只能慢慢烂下去。对于玩家而言,没有改动和破解游戏的程序,只是在自己的手机里使用了其它软件,这在法律意义上完全没有问题,用户有权处理自己的东西,这就像iphone越狱一样,是合法的,运营方不能把这样的责任推到公约和自律上去。我自认为我不算一个很捣乱的飞机,除了最初测试的几个点外,基本都是用来和八佰伴的地主斗争了,别的地区完全没有骚扰过,也没有用此来到处升级,不然我朋友也不会比我后进游戏而先到8级了。至于挖矿,就当等同于去八佰伴领装备吧,个人观点无需认同。

题外话:飞翔是我的梦想,可惜今生无法实现,只能在FSX里面体验,有志同道合的朋友欢迎联系我

 

    3 Comments

  1. 还好你的梦想是飞翔,不是吃翔。XD

  2. 我发现审过这货的论文

    • 猿粪啊

Post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You may use these HTML tags and attribute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